上海学习网人文频道
导语
100年前的7月,一场世界范围的战争在欧洲拉开序幕。硝烟没有扩散到中国,却在上海的历史上留下了印迹。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年之际,我们来揭开“一战”留给上海的往事,那是一座雕塑的命运、几条马路的变迁以及一群人的奋斗……
1
一战与上海民族工业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工业发展史上,出现了一个所谓“黄金时代”。从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工业发展的全过程来看,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短暂繁荣,是空前的,又是绝后的。在这一发展过程中,上海民族资本主义工业的发展占居首位,具有很大的典型性,透过它可以看出中国民族工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发展的原因、概貌和特点。
1918—1922年的5年中,民营资本企业的投资最为活跃。其间工矿业新设的1万元以上企业805家,投资总额达2.57亿元,为1858—1911年工矿业投资总额的1.26倍;银行业新设资本5万元以上的企业149家,投资总额达8.9千万元,为1897—1911年投资总额的3.48倍。航运业新设资本1万元以上的企业94家,投资总额1.74万元,为1860—1911年投资总额的1.02倍。仅1918—1922年创立的企业的总资本即超过此前半个多世纪中国企业的投资总额。因而这个时期被学术界视为中国民族工业发展的“黄金时期”。
>>查看详细内容
2
一战将军路名
旧上海的法租界的马路,大多以外国人名命名。在这些人中,不仅有驻华公使、驻沪领事、公董局董事、旅沪侨民和传教士,还有不少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法国将领。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以法军总司令霞飞(Joffre)命名。1914年9月,他指挥了著名的马恩河战役,使德军包抄法军的计划成为泡影,宣告了德军速决战的破产。
“一战”的胜利进一步巩固了法国在上海的殖民统治,上海法租界当局当然要用战争中的这些功臣人名来命名马路。以他们的名字来命名旧上海“国中之国”的租界路名,只能更增添其殖民化的色彩。正因为如此,当租界被废除后,这些路名自然也被人们渐渐淡忘。
>>查看详细内容
3
欧战纪念碑
欧战纪念碑坐落于延安东路外滩,与外滩的气象信号台并排耸立在黄浦江边,是外滩曾经体态最大的纪念碑。欧战纪念碑建于1924年,它是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及西人社会各界为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从上海出发的阵亡将士而立,以巨大的花岗石为基础和基座,碑基上为双翅高展的胜利女神铜像,两边各有一代表和平的小天使。在铜像的四周则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向同盟国宣战各国的国徽或国旗,在碑基上镌刻了所有从上海出发而在欧战中阵亡者的名字。其碑上伫立着的自由女神,在当时的环境下还有着上海作为自由港欢迎所有难民的寓意。
今天,在上海影视乐园中,仍然伫立着一座欧战纪念碑的复制品,众多的影视剧都曾经出现过她的倩影。不妨让我们借着自由女神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感受上个世纪的故事。
>>查看详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