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位置:人文上海 › › 城市魔方
“赤膊区”?闸北区!2014/3/26 16:08:56

闸北原是上海、宝山两县地境交界之处,得名于苏州河北岸的挡潮石闸(闸有新、旧两座,闸北得名主要是因地处新闸以北)。近代以前除了在石闸周边有一些小市集外,境域绝大部分是农田和自然村落。1900年,为了抵御租界当局的疯狂扩张,粤商陈绍昌、浙商祝承桂等联合地方绅商自辟商埠,创办上海第一个民办市政机构——闸北工程总局。这是闸北城市化的开始,也是其近代化的发端。

闸北的近代化以交通先行,到1920年代末,先后兴建里弄590余条、道路70余条,沪宁铁路两侧和柳营路以南地区形成了道路网络。与此同时,许多工厂在闸北的大地上拔地而起。闸北的工业类别以轻工业为主,有缫丝厂、布厂、碾米厂、制革厂、印刷厂、风琴制造厂、肥皂公司、面粉公司等等。据统计,至20世纪20年代末到30年代初,闸北有较大工厂256家,为全市的45.23%,当之无愧地成为“华界工厂发源之大本营”。

闸北在上海北部的崛起,一步步地推进着上海城市的境线,从而大大地扩大了上海城市的版图,对近代上海都市的形成起了重要的作用。然而,这一近代化的成果却在“一·二八”和“八·一三”的隆隆炮火中,损失殆尽。“一·二八”、“八·一三”两次淞沪抗战,闸北均是中日双方军事争夺的主要战场。“一·二八”时,闸北处于主战场的时间长达34天,包括商务印书馆在内,闸北共有103条里弄街坊、数万间房屋被毁。战后据上海市社会局的统计,全市总计损失1.95亿元,闸北一地的损失即达1.32亿元(其中商务印书馆共损失1633.05万),占68.08%。“八·一三”期间,日军在闸北施虐长达80天之久,经过两个多月的狂轰烂炸,闸北95%的里坊弄及企事业单位被炸毁,除了一幢“三层楼”外,整个地区几乎找不到完好如初的建筑。

战争使闸北地区元气丧失殆尽,再也无法恢复往日繁荣的景象,成为上海最贫穷的地区之一。抗战期间,尤其是解放战争时期,大量苏北难民避祸移居上海。他们在闸北的大片废墟上建造了各式棚屋,昔日繁荣的闸北成了随处可见棚户、草屋、船房及“滚地龙”的贫民窟,占了全市危棚简屋的四分之一,被称为“棚户王国”。而棚户区的居民往往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赤膊”相向。文革初期,“赤膊区”这种叫法开始盛行。直至1997年,《新民晚报》的报道还指出,“以前,每当说起‘闸北’,人们的脑海中很自然地就会映出‘赤膊区’、‘下只角’的印象”。

历史的车轮在驶进1990年代后,不但上海迎来了半个世纪未有的战略大发展时期,有“上海北大门”之称的闸北也紧随时代机遇,经济上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而“赤膊区”这一既不雅观又带有歧视意味的名称也在闸北城区的大规模改造和建设的浪潮中走进了历史,被尘封在这个城市逐渐淡忘的记忆中了。(蔡亮)

热门推荐